技术专栏

  •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技术专栏
抗生素的迷思—为什么用药不一定有效
1抗生素≠万灵丹
现今养殖业界遭遇的问题和过去三四十年前已大不相同,极端天气造成农作物生长不良,霉菌毒素污染严重,加上夏季温度屡屡飙破纪录,时而强降雨在排水不良或低洼地区造成水灾。养殖动物在饲料质量不佳和高温、高湿、温差剧烈变化及随时产生巨大应激的状况下,必然疫病不断、饲养不顺。
在此情形下,养殖户若有良好饲养管理观念、做好定期全面消毒、正确使用疫苗并时时提高饲养动物抗应激能力,应该不致造成太大的经济损失;部分养殖户损失惨重的主要原因都是依循传统以治病为目的的养殖观念,没有随着环境变化而改变想法。
在目前疾病发生形态都是“病毒+细菌——复合型感染”的状况下,一味使用各种抗生素“治疗”,把抗生素当成“万灵丹”,常常有“治”没有“疗”,致使饲养动物病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加上任意改变及滥用抗生素,损失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快更严重。不明就里的养殖户还以为是所用的抗生素不对或剂量不够,殊不知抗生素对“病毒”感染无效,而且对特定病原细菌则要在正确的使用疗程下才有效果,否则只是徒耗药物、增加饲养成本。同时抗生素的滥用造成动物体内肝、肾功能损伤,使损失更严重,更甚者培养出“超级抗药菌”,此种具有“金刚不坏之身”的病原菌对多种抗生素具有极强的抗药性,使得原本有效的抗生素失去疗效,形成畜产动物与养殖业者的最大隐忧。
2 不当使用抗生素,养猪工人腿部感染险截肢
2005年3月28日台湾联合报第3版畜产新闻报道指出:“从病死猪中分离细菌做抗生素敏感试验,发现抗药性非常严重,连新一代的抗生素都有抗药性。南部有两名养猪工人被猪咬伤,一名拇指被咬,另一名被咬到小腿,伤口均因感染猪场内的细菌发炎,小小的伤口原以为一般抗生素即可治愈,但到后来却都得住院治疗几个月才痊愈。那名小腿被咬到的工人伤口一路蔓延至大腿,几乎到鼠蹊部,差点被截肢。这都是因为细菌抗药性严重,导致一般抗生素束手无策⋯⋯早年乡下人都知道养猪要用‘欧罗肥’猪只才会长得好、大得快,因为欧罗肥含有的抗生素可预防细菌感染及促进生长,但现在部分饲主为预防动物生病,索性将高浓度的抗生素粉末添加到饲料中,部分饲主更直接扮起兽医,自行决定抗生素的种类与剂量,或同时使用多种抗生素,疗效不佳时,马上换其它抗生素,滥用严重”。
读完此报道不禁令人感慨,曾几何时养殖业竟然变成如此高风险的行业,小小伤口细菌感染,正常情形下只要清洗消毒得当,具有正常免疫力的成人都可以自行痊愈,甚至不需服用抗生素,没想到因为不当使用抗生素,造成多重抗药性细菌的产生,不但危害了动物的健康,更无形中提高了养殖业者的工作风险,小小伤口的细菌感染竞演变成住院数月,差点要截肢,这样的结果虽是始料未及,但又何尝没有因果关系呢?而这一切的源头都要从“抗生素”谈起。
3 抗生素是什么
抗生素是由微生物产生的一种代谢物质,来源为霉菌、放线菌或人工合成等,通常只针对细菌作用,没有抑制病毒的效果。
早年发现的抗生素都是由自然界中的霉菌制造分泌出来的,所以抗生素亦可称为对细菌毒性较大的霉菌毒素,例如人类最早发现的抗生素“青霉素”或称盘尼西林就是由青霉菌分泌的,因此抗生素如同我们现在所熟知的饲料中的霉菌毒素一样,在使用上对人体和动物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毒性,不当使用会造成肝脏和肾脏损伤,严重时甚至会引起过敏、休克反应而死亡。
4 青霉素的历史
英国科学家亚历山大•佛莱明(A1exander F1eming)于1928年秋天注意到实验室中的细菌培养皿被一种绿色的霉菌污染了,而在霉菌的周围没有细菌生长,于是把这种绿色的霉菌(后来命名为青霉菌,Penicillium notatum)纯化出来加以培养,他发现萃取物中含有可以杀菌的物质,称之为“青霉素”。后来他和英国牛津大学的生化教授霍华德•佛罗理(Howard Florey)、生化博士恩内斯特•钱恩(Ernst B Chain)与美国药厂合作,开始大量生产青霉素。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战争中青霉素救了无数军人的性命,使青霉素与原子弹、雷达并列当代的三大发明。1945年3人更同获诺贝尔医学生理奖。青霉素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商业化并广泛使用的抗生素,也开启了抗生素的黄金时期。
5 抗生素的黄金时期与发展的瓶颈
自佛莱明发现青霉素开始,全世界兴起了一股寻找与使用抗生素的旋风。1935年德国细菌学家杜马克(Gerhard Domagk)发现磺胺类(Sulfonamide)药物,并于1939年获得诺贝尔奖;1944年美国微生物学家瓦克斯曼(Selman Waksman)发现链霉素(Streptomycin),并于1952年获颁诺贝尔奖。20世纪50年代是抗生素百花齐放的时代,氯霉素(Chloroamphenico1)、新霉素(Neomycin)、红霉素(Ervthromycin)、头孢菌素(Cephalosporin)、四环素(Tetracycline)、万古霉素(Vancomycin)、喹诺酮类(Ouinolones)相继被发现。直到2O世纪6O年代末期,人类可用来对抗细菌的抗生素已不下十余种,这样蓬勃的研究成果,让人们以为可以从此不用担心细菌性疾病的问题了。
我们有这么多种抗生素,这么多样的抗菌武器,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了吧?然而好景不长、事与愿违,自1962年至今仅环氧酮类(0xazolidin0ne)和环脂肽类(Cyclic lipopeptide)两类新型抗生素被研发成功,加上这50年来人类和畜牧业大量不当使用抗生素,使得抗药性细菌比例上升,养殖业者发觉原本便宜、副作用低的一线抗生素已逐渐失去效用,因而被迫同时使用多种抗生素或选用费用较高、副作用强的二代甚至三代抗生素来治疗动物疾病。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此举不但无法消灭所有的病原细菌,反而使这些细菌的抗药性更强,抗生素更无效。在目前所谓后抗生素时代中,会有愈来愈多的多重抗药性细菌出现,愈来愈多“病毒+细菌”的复合性感染症,人类、动物和细菌之间将是一场永不停止的战争。
6 抗药性细菌产生一佛莱明的警告
1945年,发现青霉素的佛莱明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提出警告,任意使用青霉素会使具有抗药性的细菌菌株增多。当时他已经从实验室里发现这样的抗药性细菌。他观察到原本会被青霉素杀死的细菌,若是继续在细菌培养基中添加少量的青霉素,到最后这些细菌竟然不再怕青霉素。
也就是说,在人类或动物使用抗生素的过程中,这些抗药细菌能抵抗血液里的抗生素,使我们投与的抗生素失效,动物进而发病甚至死亡。而不完整的疗程、未达治疗浓度的抗生素会更容易造成抗药性细菌的产生。因此佛莱明极力呼吁投药过程必须完整、确实,避免低剂量使用,以减少治疗过程中在病患或动物体内产生出具有抗药性的突变细菌。
当时青霉素只有针剂型,病患必须在医院里按时定量注射,但佛莱明大胆预测,随着抗生素口服剂型问世,抗药性细菌出现的问题会更加严重。因为病患一旦出院,口服剂型抗生素可以更容易由病患在家自行服用,在没有医生的管控下使用,可能会造成血液中抗生素浓度不足。佛莱明警告医学界:“自行投药可能带来的最大坏处,就是服用剂量不足,以至于不但没有办法杀灭感染的病原菌,反而使细菌学会对抗抗生素。而最严重的是,只要有一个宿主体内培养出抗药性细菌,它就可能在其它人或动物身上一再传播,直到传染到某个人或动物体内,使他得败血症或肺炎,而此时抗生素却再也救不了他!”佛莱明早在1945年的警告,印证了目前养殖业界普遍发生的现象。
7 抗生素不当使用的后果一细菌的反扑
不幸的,佛莱明的预言成真,抗生素口服剂型的出现成为一封引发药物滥用的邀请函。1941年青霉素几乎是药到病除,非常神奇,然而因为大量使用,1941年就发现金黄色葡萄球菌会产生一种酵素来分解青霉素,使青霉素失去杀菌作用,新一代的抗生素甲氧苯青霉素(Methicillin)接着被合成,能有效杀死这种抗药细菌。直到20世纪5O年代,在欧美首先发现了对甲氧苯青霉素具有抗药性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这种感染很快席卷全球,共有5 000万人被感染,50多万人死亡。直到万古霉素(Vancomycin)上市,并成功治疗MRSA感染,万古霉素可说是人类最后的救星。不幸的是,2002年美国出现抗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这意味着我们失去了所有对抗细菌的武器。目前我们只剩下上述提到的最新两类抗生素能对付抗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VRSA)。但这两类抗生素不但价格昂贵、副作用较高,而且在美国上市仅一年多,就已经发现数种抗药性细菌菌株了。
        由此可知,就算未来再开发其它更新更强的抗生素也无法完全解决细菌抗药性的问题,这也使得医药学界和畜牧业界重新思考治疗用抗生素的使用原则和含抗生素饲料添加剂对畜牧业养殖动物的生长是否真的有帮助,而民众食用这些动物是否有药物残留而影响健康。
8 畜牧业常见致病菌抗药性比率
以猪为例,胸膜肺炎放线杆菌(Actinobacilluspleuropneumoniae,APP)导致猪只重要的细菌性呼吸道传染病,经常对养猪业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2009年有研究指出,96%的APP分离株对5种以上抗生素具有抗药性,其中以链霉素(Streptomycin)98%最高、羟四环霉素(Oxytetracycline)93%其次,研究报告说明目前养猪业的APP感染已产生多重抗药性。同年的研究报告也显示,鸡在常见病原菌沙门氏菌(Salmonella)的感染中,一半以上的分离株对抗生素氨苄西林(Ampicillin)、可利斯汀(Colistin)、脱氧氢四环霉素(Doxycycline)、氟甲磺氯霉素(Florfenico1)、萘利啶酸(Nalidixic acid)及磺胺类复合抗生素(Sumethoxazole-trimethoprim)等具有抗药性,且有多重抗药性产生。
沙门氏菌是造成人类和动物下痢的主要病原菌之一,是世界重要的细菌性人畜共患传染病病原,已感染的家禽和相关制品常为造成人类沙门氏菌感染的主要原因。而抗药性细菌中的抗药性基因可能在不同细菌间传播,病原菌抗药性的形成不仅会影响畜牧业的经济效益,若此抗药性基因传递到人畜共患病原菌,将严重影响人体健康。
9 为抗生素平反——如何正确使用抗生素并防止抗药性产生
不可否认,抗生素是许多细菌性传染病的克星,使得动物摆脱了生病、死亡的威胁,但是抗生素绝对不是灵丹妙药,需要正确使用才有效果。而人们广泛使用抗生素后,负面影响就是产生了许多具有抗药性的细菌,久而久之,原本可利用抗生素治疗的疾病,就会陷入“无药可救”的窘境。
事实上,选择一种适当的抗生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首先必须“对菌下药”,才有效,此外还需要准确的临床判断,以及考虑许多药理性质、动物本身因素等。例如感染部位不同就有可能影响用药的选择,因为抗生素必须要能有效地到达感染部位才能发挥疗效。此外还需要注意以下原则:
一、用于预防和治疗人与动物疾病的抗生素不可用于动物作为生长促进剂。
二、不可使用未经核准的药品和超过其规定的使用范围。
三、使用质量经国家检验批准的抗生素,避免使用来路不明的药物,才能使抗生素在适当的浓度下杀死细菌,达到治疗的目的。
四、兽医师必须正确诊断、开立适当的用药浓度处方和决定有效安全的用药期。
五、定期监测畜禽产品药物残留量是否符合国家标准,以避免食入这些产品后,在人体肠道内产生抗药性细菌。
六、症状消失后不可擅自停药,应遵守用药期以完全杀灭病原菌,否则容易产生抗药性。
七、遵照药品标示的方法和环境保存,以保持其质量。只要所有的畜牧业者、药厂、药品贩卖业者和兽医师能有上述观念并认真履行,已产生的抗药性将慢慢降低,而过去无效但便宜、副作用低的抗生素将恢复效果,降低用药成本。
1O 结论——从根本做起。定期消毒与提高抗病力
相信各位读者对于自己的身体都有一套自己的保健方法,有些人三餐定时定量,不吃太油、太咸的食物,此外常常洗手、每日沐浴,做好个人卫生,加上适当运动,适量补充维生素与营养品,身体自然健健康康,百病不侵。
其实养殖动物的健康管理和人的保健方式原则是一样的,洗手沐浴就如同养殖场所定期消毒一般,可以降低饲养环境中的病原菌浓度;而选择质量良好的饲料原料,或使用效果良好的净化霉菌毒素饲料添加剂,就如同我们不吃太油、太咸的食物一样,可以减少饲料中各种霉菌毒素对动物体造成的伤害;而养殖业者在饲料内也可以添加容易吸收利用的矿物质、维生素和优良的生理调整营养剂,动物抗病和抗应激的能力自然会提高。在改善动物体内和体外环境后,体外病原浓度低,体内免疫力提升,养殖动物不易生病或少生病,当然不需要使用过量的抗生素,也就不会有抗药性的问题。而最重要的是,养殖动物有了健全的免疫功能,自然能提高抵抗病毒和细菌的能力,同时避免了抗生素副作用造成的伤肝、伤肾、抗药性与药物残留等问题。
要有效控制疾病,抗生素不是唯一的选择,动物体内免疫系统是健康生长的总枢纽,唯有免疫系统健全、免疫功能正常,才是健康与产能的保障!因此若能提高动物自身抗病力,并用科学豢养的方法从事养殖事业,改善动物体内与体外环境,才能真正增加产能,减少药物成本,再创获利高峰!
  • 地址:
  • 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北京农学院科技综合楼C0418

电话\传真:010-62127218

北京卫诺恩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6-2020 winovazym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8017334号